您的位置 : LOL小說網 > 小說庫 > 武俠 > 青冥江湖決

更新時間:2020-01-09 10:50:44

青冥江湖決 已完結

青冥江湖決

來源:奇熱聯盟作者:蘇瓷分類:武俠主角:李常風陳羽晗

主角叫李常風陳羽晗的小說是《青冥江湖決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蘇瓷寫的一本武俠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五月劍莊在每年舉行的奪兵大會上亮出了轟動江湖的‘青冥劍’,從此武林變得動蕩不安,引來各大門派相互爭奪,混戰之中,青冥劍選擇了熱血少年李常風作為主人,寒氣冥冥憑百煉,青光四射到穹天。一劍在手,執掌劍淵,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嚴厲聲眼神打探著李家兄弟二人,怪聲怪腔的對陳羽晗說道:“你們兩個女娃,涉世不深,不知道人心險惡,莫到后悔時,方知恨已晚”。

李常風聽他說話字字如刃,盡是一味的跟自己兄弟相為難。本要發作,李常龍已經搶先一步說道:“嚴前輩也是武林之中得高望重之人,怎么說話跟放屁一樣,簡直臭不可聞,臭不可聞啊”。

嚴厲聲沉著臉道:“哼!你們別得意,早晚嚴某會識破你們的計謀”。李常風上前一步,笑道:“嚴前輩是莊主的老朋友,我們留守劍莊原是為了陳姑娘和任姑娘,莊主尸體被盜,108人慘遭殺害,這一系列都頗為怪異的事情原來是要兩位前輩到了一并商討如何,沒想道我二人居然成了嚴前輩的眼中之釘,既然如此,我們離開就是,常龍,我們走”。說著二人邁開大步就往門外走去。

陳羽晗和任雪茗走上前去將二人攔截下來,陳羽晗道:“沒有我的話,任何人都沒有資格把你們逐出門去”。說著眼神斜眺嚴厲聲。

嚴厲聲回過身來,急道:“羽兒,你怎么這么糊涂,他們離開就讓他們離開,你要分清楚誰敵誰友,程兄的尸體被盜,依我看,這李常風兄弟難逃干系”。李常龍怒道:“嚴厲聲,想不到你堂堂凝劍門的門主,居然血口噴人,我兄弟二人雖然不是你的敵手,可也不是你隨便污蔑得了的”。

李常風走上前一步,淡淡的道:“既然嚴門主說了這種話,那我兄弟就更不能離開了,不然反倒顯得我們做賊心虛了,而且就憑著嚴門主剛才那句話,我們也必須查到禍害劍莊108人性命的兇手,或許就在我們之中也說不定”。說著和嚴厲聲目光相對,便似兩道冷電直射到對方的心里。

靜謐師太一直沒有說話,在旁邊站立著一直暗暗運功調息身體,但覺體內翻騰之氣漸漸的壓了下去,這才說道:“嚴門主和李公子如果覺得斗嘴可以解決掉問題的話,那你們就繼續斗吧,老尼可不奉陪了”。說著盡自往劍莊的內堂走去。

她自小在劍莊之中長大,對劍莊各個地方都十分熟悉,也無需陳任二女帶路。

任雪茗氣不過,大聲說道:“師太好不客氣嗎,你以為劍莊還是你的家嗎”?靜謐師太猛的回過身來,怒火沖上心頭,眼神之中充滿怨毒之氣,她可是劍莊的前輩,雖然被逐出劍莊,自以為那些個無名小輩還是要給自己幾分面子的,沒想到自己隨便的舉動居然引來任雪茗的不滿斥言。

強自言笑道:“怎么,雪兒有話要說”?任雪茗道:“師太這么隨便,可是有長住劍莊的打算”?靜謐師太笑道:“不能說是長住,應該是為了劍莊以后的生存,自從師兄死了之后,劍莊之中發生了多少事情,憑你們兩個女娃,如何能將劍莊維持下去”。

言下自然是貶低陳任二女的能力,顯然在告訴她們,沒有自己的鼎力之助,劍莊早晚要毀在二女手中。

任雪茗還待出言反駁,陳羽晗拉了她一把,走上前一步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勞煩師太為劍莊多多費心,爭取盡快的找出殺害劍莊108人,盜取莊主尸體之人”。

靜謐冷冷的道:“這個是當然的”。說著轉身步入內堂。這次任雪茗沒有阻止她,而是不解的向陳羽晗問道:“陳姐姐,為什么把她留在劍莊”?陳羽晗道:“如果我們要找出真兇,就不得不求助于靜謐師太,多一個人多一份力,如果靜謐不是兇手,那她一定會鼎力而為的”。嚴厲聲冷笑道:“還是羽兒識大體,雖然我嚴某和靜謐向來不和,都把他說的話定成屁話,不過我寧愿信她也不信你身邊的那兩位公子哥”。

他先前和靜謐互相斗嘴懷疑對方,其實就是口是心非,因為看不慣對方而互相掰掰。嚴厲聲見那靜謐留在了劍莊,那自己跟她刁難已是無用,只有把矛頭指向了李常風兄弟二人。

李常龍怒道:“你什么意思”?說著向前踏了一步,李常風伸臂擋在了他的身前,笑道:“真真假假不是嚴門主說了算,凡是都要講個證據”。嚴厲聲道:“哼!好啊,那我就等個證據,羽兒,你幫我找個房間吧,我一定要查出是那個**盜了程兄的尸體,還殺害劍莊108人的性命”。他說這句話的時候,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李常風,認定了他說的話自然也是對他說的,那些‘**’難聽的話語自然也是沖著李常風兄弟而言。

李常風只是微微一笑,并沒有說話,其實心里壓抑的是無窮盡的惡氣。

任雪茗看著陳羽晗,聽她示意。

陳羽晗心想已經留下了靜謐,沒有理由不留嚴厲聲的,而且他留下來也好,如果是他所為,自然會露出點點滴滴的破綻,總會露出狐貍尾巴的,不是他更好,可以幫著自己查找兇手,不管他心意是否在此,多少會幫一些的,畢竟是程天榮生前好友,還不至于就是貪戀劍莊武學才留下,而且他身為凝劍門的門主,身份地位已經不在劍莊莊主之下,還不至于貪心劍莊絕學的。

大概真是自己多心,想的復雜了。便道:“雪茗,你帶嚴門主去我們莊主的屋子之中吧”。任雪茗急道:“不是吧?去我們莊主的屋子之中”?陳羽晗突然對嚴厲聲道:“您和我們的莊主是老朋友了,去他屋子里住上一段時間,懷舊一下,不會害怕吧”。

嚴厲聲哈哈大笑道:“害怕,呵呵,我嚴厲聲八歲就在死人堆里過的,更何況那是我的好友程天榮,也許晚上程兄出來,我和他還能下盤棋呢”。任雪茗膽子小,聽他說道‘也許晚上程兄出來,我和他還能下盤棋呢’不禁渾身發毛,打了一個寒禁。

任雪茗白天還敢進程天榮的房間收拾一下,晚上之后,每天和陳羽晗縮在一個床上睡覺,門都不敢出,更何況劍莊一下死了那么多人,她一個女孩子家,不怕才怪呢。幸好還有李家兄弟作伴,心里才不至于那么空蕩。

任雪茗引著嚴厲聲走向程天榮的臥房,李常風急道:“陳姑娘可要鑄成大錯的了”。陳羽晗不解道:“怎么說”。李常風道:“這個嚴厲聲心術不正,他既然去了程莊主的臥房,一定會四處翻騰找出那青冥劍,他來此的目的是什么,口口聲聲說的好,只怕心事沒人能猜想得透”。

陳羽晗笑道:“我知道李公子的想法,所以羽晗想請李公子幫一個忙”。李常風道:“什么”?陳羽晗道:“青冥劍我就放在莊主臥房之內,我希望李公子今晚可以盯著嚴厲聲,如果他真有盜劍之嫌,我們劍莊自然留他不得,以后為莊主報仇之事,也是半點也不能靠他了,其實我就是試探他,看他是否誠心來幫忙的”。

李常風兄弟恍然大悟,李常龍爭先說道:“此事包在我身上,我一定會時刻盯住那嚴厲聲的”。李常風道:“你脾氣太急,我怕你……”。李常龍道:“大哥莫急,我自然會格外小心的,假如看到他盜劍,我再出手制他”。

陳羽晗道:“如果他真的盜劍,除非靜謐師太出手,憑我們根本不是他的敵手,他盜就讓他盜去好了,反正青冥劍對我們來說也是無用”。李常龍道:“怎么能這么說呢,你想想看,程莊主是因為青冥劍而死,現在尸體被盜,劍莊108條人命,都是沖著青冥劍而來的……”

陳羽晗接著道:“就因為一把劍喪了這么條人命,留它還有什么意義”。李常風道:“話也不能這么說,且看今晚那嚴厲聲夠不夠穩當了”。

夜入三更,整個劍莊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四下寂然無聲,偶而傳來一陣震天價的鼾聲,此鼾聲傳遍劍莊的每一個角落,任誰聽到都難以入眠。

靜謐坐在床上打坐,聽到了這鼾聲,不禁眉頭微皺,咒罵道:“半夜三更的也不歇會,嚴厲聲啊嚴厲聲,你可真不虧了你的這個名字”。

李常龍悄悄的摸索到了程天榮的屋門之外,用手指蘸了一點唾液戳破了窗紙。透過指戳的窟窿往里瞅去,只見屋內陳設十分擁擠,床前便是一個大箱子,似乎都能藏身一人大小,箱子之外用鐵鎖鎖著,箱子旁邊便是許多金銀珠器,其他地方倒沒有特殊跡象,看來那青冥劍就在那大箱子之中。

嚴厲聲躺在床上,身上蓋著一張絨被,隨著他的鼾聲,起伏不定。

李常龍心想這嚴厲聲真是沒有盜劍之意,睡的跟死豬一般。

便在此時,只見床邊上的一個窗戶打開,跳進來一個蒙面黑衣人來,李常龍一驚,更加凝神往里瞅去。

那名黑衣人低身便去開那箱鎖,只見他手掌捏住了鐵鎖,‘咔’的一聲,既然將鐵鎖硬生生的給掰開。他生怕驚醒嚴厲聲一般,鎖子沒有掉地上時已經用手接住了,輕輕的放在箱子邊上,這才把箱子打開,只見箱子之中橫放著一柄長劍,正是那柄無鋒無刃通身發青的青冥之劍。

小說《青冥江湖決》 第十章 靜謐厲聲宿劍莊 試讀結束。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• 第七章 尸被雨爆神秘盜
  • 第四章 再回劍莊命已西
  • 第三章 波西舞娘妖姬現
  • 第六章 不打不識是常龍
  • 第五章 身受重傷宿劍莊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黑龙江36选7风采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