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LOL小說網 > 小說庫 > 穿越 > 相思念心宮

更新時間:2020-05-24 18:45:09

相思念心宮 已完結

相思念心宮

來源:微閱云作者:梁夜白分類:穿越主角:陳文心陳希亥

主角是陳文心陳希亥的書名叫《相思念心宮》,是作者梁夜白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女主穿成小秀女,宮斗類型的寵文,性格懶散好吃,卻被康熙封為了“勤妃”,女主表示:我內心是崩潰的。而且……康熙這九個兒子居然都是問題兒童?于是女主走上了糾正問題兒童的養兒之路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鵑兒將四人喚來,他們齊齊跪地,口中喊著主子萬福。

陳文心和善地問了一番,兩個宮女叫桂香,蕙香。小太監一個叫做張卓,一個叫做王義。

“桂香,蕙香?!标愇男淖焐夏钪?,就笑了起來,“幸而我不是個大舌頭的?!?/p>

這兩個的名字確實拗口了些。

鵑兒擰眉,心中有了一個想法。她思量了一番,一邊打扇一邊上前了半步道:

“主子若是賞臉,不如給咱們賜個名兒?”

她言下之意,不僅是要給新來的四個改名,還有她和雁兒。

陳文心詫異,如果有人要改她的名字,她肯定寧死不從!

這對她而言會是比被扇耳光還大的羞辱,名字可是親生父母給的,跟了她二十多年呢!

陳文心托腮思忖,鵑兒為什么現在說改名的話?早先在儲秀宮她怎么沒說呢?

又暗暗打量跪著的那四個,似乎一點都沒有名字要被改掉的憤怒,反而是一臉期待……

“這……不太好吧,你們的名字也都是父母給的,我哪能隨便改?!彼浞职l揚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”的精神。

“主子,”叫桂香的宮女忙道:“我和蕙香的名字是內務府的嬤嬤改的?!?/p>

“咱們有幸伺候主子,心坎里第一人就是主子您了,求主子賞臉?!?/p>

王義噗通磕了一個響頭,說的話肉麻得她起雞皮疙瘩。

她忽然有些想明白了。

還在儲秀宮做答應的時候,她名義上是皇上的妃嬪,但是沒有侍寢,也就是比宮女多一個名義罷了。

所以她們稱呼她姑娘,屋里伺候的雁兒也敢裝病躲懶去,鵑兒也不曾提要她賜名。

--她自己的身份還不主不奴地尷尬著呢,誰稀罕她賜名?

如今不一樣,她再小也是個正經的主子了。這些名字被人改來改去的宮人,以主子的賜名為榮。

雖然她不贊同這種觀念,但不費力就能讓她們高興,自己何必掃了大家的興致。

“那就……改吧?!彼行┎蛔栽诘嘏擦艘幌缕ü?。

眾人都說些榮幸、求之不得的好話。

如果說他們先前還有驕矜,冰山送來以后是徹底沒有了。

別說一個常在沒有資格用冰山,就連位分高的嬪妃也要按份例取冰,一天不過最熱的時辰用用罷了。哪有皇上特特吩咐隨時取用這樣的榮寵?

眼見她這樣得寵,不說四個新來的宮人感慨自己運氣好,就連鵑兒都喜不自勝起來。

“四個姑娘打鵑兒起,改成白露,白霜?!彼运伎?,手指依次點過鵑兒和雁兒,又點到新來的兩個宮女,“白雪,白霏?!?/p>

既然給人家改名了,就不能隨隨便便,得起得好聽點。陳文心本就是學文學的,起幾個詩意些的名字毫不費力。

這話里的意思是,以后她們四人要以鵑兒……是白露,為首了。

白露白霜也一齊跪下,四人各懷心思,口中只道謝恩。

陳文心叫她們起來,又看向還跪在地上的兩個小太監。

“你們倆嘛……”陳文心托腮思考,被冰氣撲得一身清涼,不由起了壞心,道:“一個叫小桌子,一個叫小椅子?!?/p>

她這是看了《還珠格格》中的毒,誰想到穿越到大清朝,真的會有兩個名字帶著諧音的小太監出現呢?

這可就怪不得她了。

她惡作劇般地說出這兩個名字,只是開個玩笑,并沒有打算真的這樣起。

雖然詼諧,可名字這東西,還是正經的好。

張卓,王義。小桌子,小椅子。

饒是陳文心沒說誰是小桌子,誰是小椅子,眾人也聽出來了。

難為主子是怎么想來的!

四個宮女齊齊憋笑。

被取名小桌子小椅子的兩個太監哭笑不得。

他們聽主子給四個宮女起的名字,什么霜啊雪啊的,那么好聽,怎么到了他兩就是桌子椅子呢?

“謝主子賜名。主子起的名兒詼諧,能討得主子一笑就是我們的造化了?!?/p>

“正是,旁人求也求不來咱們這樣詼諧,叫萬歲爺聽見,說不定一樂就要給我們賞錢呢!”

小桌子小椅子想得明白,一唱一和地謝恩討她開心。

陳文心萬萬沒想到他們竟然樂意,這時改口反而不美。只好默許,自己又笑出了聲來。

主子笑,奴才自然也要笑。

四個憋笑的宮女也笑了起來,一時屋里盡是嘻嘻哈哈。

才走到院子里,皇上就聽見了屋里的笑聲,在影壁下站住了腳。

“她在做什么,怎么屋里主子奴才笑成一團兒?!?/p>

李德全跟在身后,早聽見了屋里的聲響。聽皇上這話似乎是問他,只好揣摩著皇上的臉色,一時看不出他的心意,只好拍馬屁:

“奴才也不知道,興許常在高興皇上的恩賞吶?!?/p>

他看了一眼后頭,方才內務府送去那些不過是小意思,一溜的小太監還在外頭捧著賞賜吶,那可比剛才那些多多了。

皇上最討厭輕狂的女子了,這陳常在要是真的因為賞賜,就領著一屋子奴才大笑,難?;噬蠒粫挆壦?。

皇上站在樹下,一時有些猶豫要不要進去。

他很少見宮里的女人笑得這樣開心的,覺得這很難得。后宮里的女人喜歡禮佛,喜歡不茍言笑。她們端莊肅穆,卻少了活力和生氣。

也有一些不端莊肅穆的,又輕狂得討人嫌,不過是看一眼便覺得妖艷惡俗。

比起這種女人,他寧愿宮里都是前者。所以他的后宮里,輕狂的女人總是曇花一現,留下來的又太過端莊。

比如佟貴妃和德嬪,都是最端莊不過的。

“進去瞧瞧?!?/p>

皇上無法容忍自己的猶豫,不過是一個剛剛侍寢的常在,他竟然還要為對方的心思而猶豫?

他踏進正堂的時候,陳文心正笑得合不攏嘴。

“笑的是什么,這么高興?也讓朕聽聽?!?/p>

一道明黃的身影跨進門來。

一屋子奴才當先反應過來,對著皇上的方向跪了下來,陳文心后知后覺,幾乎就想當場跪下。

想了想不對,自己應該跪在奴才前面吧?于是快步上前來就要下跪。

皇上一伸手就把她正要跪下的身子撈了起來。

“該行什么禮都忘了么?”皇上的聲音刻意壓低,在她耳邊道。

“給皇上請安?!?/p>

陳文心磕磕巴巴地蹲下,行了一個萬福禮。

她還是不能把下跪、萬福這些禮,運用得和真正的古代人一樣爐火純青。

她被皇上突然闖入嚇了一跳,緊張起來就想下跪?;噬线€是很給她面子的,當著奴才的面只是小聲地提醒她。

“皇上怎么悄沒聲就來了?”

她問了這話,看見皇上身后的李德全略一皺眉,忙違心地補充道:“奴才也好去外頭迎接您?!?/p>

皇上被她前面那一串亂糟糟的禮氣笑,雖然壓抑著不想笑出來,唇角還是溢出了一絲笑意。

“外面日頭大,朕是從邊上走廊走過來的,你當然沒看見?!彼皇址銎痍愇男?,另一手揚起袍角坐到了上頭。

陳文心被他牽著往身邊拉,半個屁股坐到他邊兒上。

幸好這椅子大。

“你這一屋子奴才圍著,倒是不怕熱?”皇上看了一眼面前的冰山,上頭圍著一壺酸梅湯和一大串葡萄,竟然還有一整個大西瓜。

盛著冰山的銅鼎也不過兩尺寬度,那顆大西瓜放在冰山尖上,顯得搖搖欲墜,十分滑稽。

他唇角的笑意更濃了。

“回皇上,奴才剛才在給他們改名字呢?!标愇男目吹剿哪抗饴湓诒缴?,有些訕訕。

誰把那顆大西瓜放上去的,瞧把皇上看得一副憋不住笑的樣子!

“哦,朕聽聽你起名兒的本事如何?!?/p>

聽到白露白霜她們的名字,皇上端起白露捧上的茶盞喝了一口,打量陳文心道:“你是漢女,想必詩詞是通的?怪不得起這些名字?!?/p>

“皇上也喜歡詩詞嗎?”陳文心明知故問。

她可是中文系科班出身的,百無一用是書生,但詩詞這方面的共同語言,她還是可以創造的!

“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。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?!?/p>

皇上吟誦完這句詩,再看陳文心,便見她一臉花癡的神情盯著自己。雖然只是一縱即逝的神情,他還是捕捉到了,心里有些驕傲了起來。

小樣,別以為朕是滿人就不懂詩詞了,說不定朕比你懂得還多。

還很年輕的皇上心里得意滿滿,宮里位分高的嬪妃幾乎都是滿人,她們是不懂漢人的什么詩詞的,自然不懂得欣賞他的文才。

而陳文心就不一樣了,她會在自己念詩的時候用那樣的眼神看自己。

那樣的眼神,他有些難以描述,但就是覺得看著心里舒服。

陳文心不知道自己一個眼神,惹得皇上春心蕩漾。她不過是給予一個美男基本的尊重而已,小小花癡了一下。

這可不代表她會用心去喜歡皇上。

一個后宮佳麗三千的男人,誰愛誰受罪。她如此聰慧,才不干這種傻事。

“回皇上,奴才小桌子?!?/p>

“奴才小椅子?!?/p>

他兩人滿心歡喜地報名,主子給改個名字能得到皇上親自過問,這是多大的臉面啊。

噗。

皇上口中的茶水噴了他們一腦袋。

小說《相思念心宮》 第五章 改名 試讀結束。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• 第一章 召幸
  • 第八章 攆轎
  • 第六章 留宿西配殿
  • 第七章 拜見德嬪
  • 第三章 遷宮升級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黑龙江36选7风采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