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LOL小說網 > 小說庫 > 重生 > 重生風云際

更新時間:2020-05-24 09:45:13

重生風云際 已完結

重生風云際

來源:快閱聯盟作者:南宮白菜分類:重生主角:李寶李嫣

主角叫李寶李嫣的小說叫做《重生風云際》,它的作者是南宮白菜所編寫的重生都市類型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“老天爺,你待我不薄,今天我就不罵你了?!崩顚氉匝宰哉Z。一天之前,李寶和城管局的同事清理違規占道經營,一個臨時工搬動煤氣罐,突然生爆炸。李寶當其沖,瞬間失去直覺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老天爺,你待我不薄,今天我就不罵你了?!崩顚氉匝宰哉Z。

一天之前,李寶和城管局的同事清理違規占道經營,一個臨時工搬動煤氣罐,突然生爆炸。李寶當其沖,瞬間失去直覺。

當他醒來時,現自己回到了1994年8月6號,這時他剛剛大學畢業不久,在父親李長河的安排下參加了省委組織部的選調。此時省委黨校的選調生培訓班已經結束,正等著去報到。

距離他蘇醒的時間過去一天多,李寶才敢確定,這一切都是真的,自己不是在做夢。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自己的人生重新讀檔,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。

雖然驚異莫名,但是那種狂喜,一直不曾散去。

前世自己被人引誘吸毒,又被誣陷**,不僅害了自己,還牽連了父母。

爸爸此時正處于升遷的關鍵時刻,明城市委書記空缺,身為省委副秘書長,他是候選人之一。

爸爸是農村出身,在京城讀的大學,讀書時認識了媽媽,兩人自由戀愛。

不過媽媽是京城豪門陳家子弟,陳家給她安排了一門親事,極力反對她和爸爸在一起。后來媽媽懷上自己,陳家才不得不默許他們。

外公看不上爸爸,是以爸爸在陳家沒有絲毫地位,聚會的時候甚至連個座位都沒有。李寶依稀記得,小時候去外公家,感覺極其的壓抑。陳家的一些小輩,也沒少欺負自己。

后來因為政治上的原因,陳家要和當年準備聯姻的那家合作,舊事重提,那家有人以此設置障礙。為了合作成功,陳家逼迫爸爸媽媽離婚。

媽媽外柔內剛,堅決不同意,和爸爸帶著自己遠離京城,來到遼東省。遼東省是爸爸的老家,爸爸是明城市清南縣平安鄉人,那也是自己準備去工作的地方。

爸爸有現在的職位,沒有從陳家得到哪怕一丁點的助力,全是他自己奮斗的結果。他希望通過努力上位,讓陳家正視他。

可惜,因為自己的原因,他被對手抓住把柄,遺憾的失去了這次機會。

李寶的腦中閃過當初的一幕幕,明城市長鄭文強的兒子鄭新凱,是自己的選調生同學。就是他,引誘自己吸毒。后來陷害自己**,也有他的一份。而鄭文強,最后得到了明城市委書記的位置。

想到自己被陷害,李寶的眼前浮現出一個冷艷高傲的倩影,他的心里微微抽痛,隨即涌出無盡的憤怒。

“林若兮!”

李寶咬著牙,齒縫間崩出一個名字。

自己通過鄭新凱認識林若兮,第一眼看到她,就被她吸引住了,可是她卻對自己不屑一顧,高傲的像一只天鵝。

“你可以不喜歡我,說我是紈绔子弟,但是為什么要害我?”李寶咬牙切齒。

自己那時雖然有些紈绔,但是并不壞。小時候自己品學兼優,爸爸希望自己將來有出息,對自己管教很嚴。后來因為壓力太大,導致厭學,進而強烈的叛逆,反倒讓爸爸失望了,最后只考上本省的工大。

不過自己也不是沒有收獲,得益于爸爸對自己前途的設計,現在自己2o歲,就已經大學畢業,而且已經入黨兩年。從政的話,這是一個好的開始。

之前從媽媽口中得知,前幾天因為自己不想去農村工作,和爸爸吵架,被爸爸踢了一腳摔倒在地,昏迷三天才醒。不過媽媽不知道,自己醒來時,帶著后世十幾年的記憶。

這輩子,自己一定要積極上進,憑借自己對未來的了解,說不定,有一天可以逆襲陳家。

爸爸媽媽和自己的頭頂上,不能永遠籠罩著一個陰影。

“滴滴滴?!?/p>

傳呼機的響聲將李寶的思緒打斷,李寶拿起傳呼機一看,是鄭新凱在呼他。

李寶的眼中閃過一道厲色,拳頭緊緊的攥了起來。

前世爸爸搭上前程,才讓自己沒有去坐牢,只是在戒毒所強制戒毒兩年。不過后來毒癮復,為了得到毒資,收取他人錢財,徹底葬送了爸爸的前途,讓爸爸永遠都抬不起頭來。最后爸爸大病一場,黯然離世,媽媽也在精神恍惚下出了車禍。

“啪?!崩顚氁话驼茡澰谧约旱哪樕?。

沉默了十幾分鐘,直到傳呼機再次響起,李寶才站起身,走向放電話的桌子。

明城市委書記的位置,牽動了很多人的神經,爸爸在省委有人支持,機會很大。鄭新凱這么急著找自己,應該是等不及了吧。

李寶先前曾擔心自己有毒癮,不過時間過去一天,他也沒感覺到不適。想來只是因好奇嘗試吸毒,沒有徹底上癮,昏迷幾天,在不知不覺中抵御住了。

而且李寶還現一個問題,重生后,他的力氣變大許多,至少過兩個成人的力量。剛從醫院回家時,不小心就把門把手擰壞了,現在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不過這也帶來一個問題,他的飯量變大了。媽媽說他剛醒,最好少吃點流質的東西,李寶卻狼吞虎咽吃掉十來個大包子。

按理說李寶只要對鄭新凱不理不睬,一切就會向好的方向展,不過想起當初,李寶就會覺得不甘心。

猶豫片刻,李寶撥通鄭新凱的電話。

“李少,這幾天在忙什么啊,打你的傳呼一直不回呢?”電話里傳來鄭新凱的聲音,似有些焦急。

李寶的眼中閃動著怨恨的光芒,嘴里卻道:“鄭哥啊,呵呵,真不好意思,這幾天有點事,傳呼機沒帶在身上?!?/p>

頓了頓,又道:“鄭哥找我有事?”

“這不是馬上要報道了么,你也分到明城,我想問問你什么時候走,到時候一起。明城我熟悉,到那邊我安排?!编嵭聞P笑著說道。

“鄭哥還在長寧?”李寶突然問道。

鄭新凱一愣,說道:“是啊,在培訓班就和李少一個人處得比較好,想等你一起走呢。對了,若兮也在長寧,之前我碰到她,她還問過你?!?/p>

“若,若兮她問我什么?”李寶磕磕巴巴的說道。

李寶極力壓抑著憤怒,在鄭新凱聽來,卻以為李寶是激動的。李寶喜歡林若兮,對林若兮死纏爛打,他都看在眼里??上Я秩糍饪床簧侠顚?,讓李寶屢屢吃癟。而且李寶不知道,林若兮是他的未婚妻。

“若兮說你要是有時間的話,去明城之前一起吃個飯?!币娎顚毶香^,鄭新凱心中得意,又道:“說起來巧了,我住在南湖酒店,若兮也住在這里。如果你今天有時間,我約一下若兮,晚上聚一聚?”

“有有有,有時間,鄭哥,到哪里聚?”李寶似迫不及待的說道。

“南湖酒店的菜不錯,就這里吧?!编嵭聞P說著壓低聲音:“李少,煙抽完了么,感覺怎么樣?”

“爽,很**,鄭哥,還有沒有?”李寶忙道。

“你提前一點過來找我,我這里有更好的東西,等下給你試試?!编嵭聞P神秘的說道。

“好好,我這就過去?!崩顚氝B忙答應,接著又問:“鄭哥,這個不會上癮吧?”

“怎么會?!编嵭聞P很輕松的說道,“我都玩兒很久了,你看我有事么?就是助助興的東西,不會上癮的?!?/p>

“那我就放心了?!?/p>

掛了電話,李寶重重的哼了一聲,***鄭新凱,果然等著自己呢,害人之心不死啊。不過你打錯了主意,我已經不是那個毛躁的紈绔子弟了。

李寶能夠猜到鄭新凱的企圖,如果自己落入陷阱,那他就可以拿住爸爸的把柄。爸爸和鄭文強都在爭取明城市委書記的位置,如果能逼迫爸爸放棄,鄭文強會減少一個強勁的對手。

就算爸爸勝出,成為明城市委書記,那也可以給爸爸埋下一顆地雷,在明城的權力斗爭中占據優勢。

李寶盤算了一會兒,拿起家里記電話號碼的本子翻了翻,撥通一個號碼。

“喂,是王局長么?”

“我是王紹忠,你是?”對方沒聽出李寶是誰。

“王局長,我是李寶?!?/p>

“哎呦,瞧我這耳朵,沒聽出是李少?!?/p>

李寶聽到王紹忠拍腦袋的聲音,王紹忠又道:“昨天晚上喝多了,現在沒完全醒酒呢。李少,是李秘書長找我?”

“王局長,我有事要你幫忙?!崩顚氈苯诱f道。

王紹忠有些失望,不過沒有絲毫表現而出來,而是拍胸脯說道:“李少有事盡管吩咐,隨叫隨到?!?/p>

李寶說道:“你現在去南湖酒店等我,帶幾個人,我聽說那里有人藏毒?!?/p>

李寶的話,引起了王紹忠的重視,他當即表示,馬上趕往南湖酒店。

對于王紹忠的爽快,李寶非常滿意。王紹忠是爸爸在長寧市南城區當區委書記時的下屬,現任長寧市公安局南城分局副局長。

自己以前經常騎摩托車橫沖直撞,偶爾闖點小禍,會找王紹忠幫忙解決。在王紹忠心中,恐怕也把自己當做紈绔子弟,對待自己以哄為主。

王紹忠真正的目的,是希望得到爸爸的幫助。在爸爸當區委書記時,逢年過節,他會到家里串門,美其名曰匯報工作。爸爸到省委之后,他仍然像以前一樣,執意甚躬。

這次對付鄭新凱,讓他偷雞不成蝕把米,還要落在王紹忠身上。

打完電話,李寶翻出帶錄音功能的隨身聽,放進一盤空白磁帶,試了試,然后****兜里。

不管用到用不到,有備無患。

在翻東西的時候,李寶現一個煙盒,里面有幾支煙,他目光復雜的把玩一會兒,捏碎了沖進馬桶。

爸爸有應酬不在家,媽媽出去買東西沒回來,李寶準備好之后,鎖門下樓了。

在車庫里把摩托車推出來,打火動,小心的騎了一段,現技術還在。李寶加大油門,一溜煙沖出院子。

在院子門口,李寶看到媽媽騎著一輛踏板摩托車回來。

李寶的媽媽陳明麗在長寧市婦聯工作,基本上放棄了自己的事業,以相夫教子為主。作為陳家的二小姐,父兄無不是黨政要員,父親甚至位極人臣,她的這種選擇,讓很多人都無法理解。

不過子非魚焉知魚之樂,陳明麗倒是很滿足。

前幾天兒子昏迷,把陳明麗嚇壞了,還好虛驚一場。事后免不了埋怨丈夫一通,怎么舍得踢兒子,自己從來不會動他一根指頭。

兒子是有些淘氣,但是他還小嘛,長大就好了。何況兒子還是很懂事的,今天的表現就很好,好像成熟了不少。

“小寶,干嘛去,醫生讓你好好休息,別亂跑?!标惷鼷愐部吹搅死顚?,大聲喊他。

“媽,我有點事出去,等下就回來?!崩顚毶陨詼p,然后馳向南湖酒店。

后面陳明麗停下,無奈的看著李寶的背影遠去。

到了南湖酒店,王紹忠正在門口等他。見到李寶,快步迎了上來。

“李少,是誰藏毒,在哪里?”

王紹忠四十左右歲,身材高大,臉型方正。他身穿便裝,帶著幾個人,全部配槍,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。在王紹忠想來,李寶這次惹的麻煩不小,跟毒販子對上了。

“王局長,稍安勿躁?!?/p>

李寶帶著王紹忠進酒店,來到客房部,告訴他房間號,然后又道:“這人想引誘我吸毒,我先去會會他,等我叫你的時候,再抓他?!?/p>

王紹忠當即表示反對:“李少,毒販子都是窮兇極惡之輩,我不能讓你去,如果你出事,我沒辦法跟李秘書長交代?!?/p>

王紹忠是好心,而且是持重之言,不過李寶有自己的打算,他擺擺手:“放心,王局長,我知道輕重。你在外面等我好了,注意別暴露了啊?!?/p>

王紹忠拗不過李寶,而且他感覺可能有些隱情,就沒再堅持。

李寶敲開鄭新凱的房門,鄭新凱正在等他。

鄭新凱二十多歲,長的一表人才,見到李寶出現,他很高興,熱情的搭住李寶的肩膀,笑著說道:“李少,幾天沒見,看你的氣色更好了啊?!?/p>

李寶以前的身板很單薄,吃飯挑食導致營養不良,看起來很瘦弱。重生之后,雖然外表沒有明顯的變化,但是他的力氣變大許多,相應的體質也好了,精氣神判若兩人,這是一種氣質上的改變,被鄭新凱看了出來。

“鄭哥,東西呢?”李寶沒有接話,急匆匆的問道。

“別急”

“我能不急么?!崩顚毚驍噜嵭聞P,說道:“快拿出來,我看看?!?/p>

鄭新凱暗自冷笑,心說你這么急著尋死,那我就成全你。他的臉上掛著笑容,說道:“李少總是這么性急,我這就拿給你?!?/p>

鄭新凱到電視柜下面找出一個盒子,拿給李寶,李寶打開一看,里面有十幾支雪茄。

自己被陷害**的那一天,鄭新凱也是這樣約自己到南湖酒店,然后給了自己十幾支加料的雪茄,為了讓自己放心,他還當場陪自己吸了一支。

**的受害者林若兮,現在就在另一個房間里。而“恰巧”遇到此事的警察,也在附近。

想到鄭新凱的狠毒,林若兮的無情,李寶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憤怒。

“這種比上次的過癮一些,更**,不過李少放心,肯定沒事,我經常吸?!编嵭聞P說著從盒子里抓出一支雪茄,準備點燃。

“這支給我,你吸這支?!崩顚殞⒛侵а┣褤屵^來,撿起另一支遞給鄭新凱。

鄭新凱面色微變:“李少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李寶不緊不慢的點燃雪茄,抽了一口。果然,只是普通的雪茄。鄭新凱引誘自己吸毒,實際上他自己不吸,他知道吸毒的危害??墒撬T使自己落入這個陷阱,害了自己,也間接的害了爸爸媽媽。

鄭新凱目光閃爍,擔心李寶現什么,迅想到一個借口,準備在李寶懷疑的時候解釋。

不過李寶一直沒出聲,鄭新凱也不好開口,只是看著李寶。

煙霧繚繞,李寶的目光有些迷茫,沒有焦距,似在陶醉,又似在追憶。

透過煙霧,鄭新凱突然感覺李寶不怎么真實,他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差不多過了一分鐘,正在鄭新凱忍不住要叫他的時候,李寶深深的吸了一口煙,然后將煙吐出去,說道:“鄭新凱?!?/p>

“嗯?”李寶一直叫他鄭哥,突然叫他名字,鄭新凱有些反應不過來,“怎么?”

李寶猛的盯住鄭新凱,一字一句的罵道:“**你媽?!?/p>

李寶的眼中噴射著熊熊怒火,目光極為凌厲。鄭新凱愣住了,隨即大怒,這小子竟然敢罵自己,他以為他是誰?他老子李長河雖然是省委副秘書長,但是排名靠后,論實權根本比不上自己的老子。

要不是有所圖謀,自己哪會跟李寶這種只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绔子弟混在一起,那不是耽誤時間么。就他這德行,還想追若兮呢,若兮哪看得上他。整天纏著若兮,自己早想收拾他了,竟敢打自己未婚妻的主意。

說起來鄭新凱也是紈绔,只是比以前的李寶隱藏的好一些,戴著成熟的面具。

聽到李寶罵他,鄭新凱的火氣騰的上來,不過沒等他爆,李寶將閃耀著火光的煙頭按在了他的腦門上。

“嗤?!?/p>

一股焦臭味兒傳出,鄭新凱慘叫一聲,踉蹌著噔噔倒退,一不小心絆倒在地,摔個仰八叉,然后捂著腦門叫個不停。

“啊啊,李寶,你找死,我他媽整死你?!编嵭聞P終于原形畢露。

“沒想到你身為領導干部子女,竟然販毒,還引誘我吸毒,真是十惡不赦?!崩顚毥o鄭新凱扣上一頂販毒的帽子,好整以暇的走到鄭新凱身邊。

鄭新凱掙扎著站起來,兇狠的瞪視李寶:“姓李的,你胡說什么?”

李寶根本不和他理論,抬腿就是一腳,正中他的肚子。鄭新凱被踢的向后倒飛,慘叫著撞在房門上。

房門砰的一聲響,鄭新凱滑落在地,躬成一個蝦米,打著滾慘叫。

“不長眼的狗東西,竟敢算計老子,今天讓你自食惡果?!崩顚毰蘖艘豢?,恨恨的說道。

“砰?!?/p>

又是一聲巨響,房門大開,被人從外面撞破,王紹忠帶人沖了進來。他的手里拿著槍,很是緊張。

見到李寶沒事,他的一顆心才放回肚子里。

“怎么樣?”王紹忠詢問,他的警惕性很高,沒有直接稱呼李寶。

“就是這小子,東西都在那邊?!崩顚毷疽獾?。

王紹忠馬上命令手下將鄭新凱銬起來,同時讓另外兩人進屋子檢查。

鄭新凱這時才緩過氣,掙扎著叫喊:“你們是什么人,干什么抓我,知道我是誰么?”

“老實點兒?!币粋€警察喝道,在鄭新凱腦袋上拍了一巴掌。

另一個警察拿著鄭新凱的雪茄過來,掰斷一根,嘗了嘗說道:“局長,摻了四號?!?/p>

王紹忠面色一肅,喝道:“帶走,壓到局里審訊?!?/p>

兩個警察扭住鄭新凱,推搡著就向外走,鄭新凱破口大罵:“李寶,媽的你敢算計我,我和你沒完?!?/p>

“啊?!编嵭聞P痛叫一聲,是一個警察用力扭了他的胳膊一下,不過他繼續喊道:“我要打電話,我爸是明城市長,我爸是鄭文強?!?/p>

那兩個壓著他的警察聞聽,停下腳步,向王紹忠投來詢問的目光。

王紹忠心里一驚,看向李寶,他不知道,原來藏毒這小子是明城市長的兒子,這有些麻煩。

李寶玩味的看著王紹忠,看的王紹忠心里虛,他有些干澀的說道:“李少,這”

“明城市長鄭文強的兒子,他叫鄭新凱。鄭新凱隨身攜帶毒品,而且可能是一個販毒團伙的成員,他今天想引誘我吸毒,不足以讓你王局長把他抓起來么?”

王紹忠心思急轉,鄭市長和李秘書長的權力比起來,無疑鄭市長的權力更實惠一些。不過自己不認識鄭市長,鄭市長也不可能知道自己。比起來,還是李秘書長要近的多。這幾年沒少跟李秘書長匯報工作,已經打下一些基礎。如果因為處置不當得罪李秘書長,那是得不償失。

何況,職責所在,不能對涉毒的嫌疑犯視而不見。

王紹忠迅做出決定,面色一整,對那兩個警察喝道:“愣著干什么,還不帶走?”

兩個警察得到指示,壓著鄭新凱走了,對鄭新凱的叫嚷聽而不聞。雖然那兩個警察都是王紹忠的心腹,但他還是不怎么放心,又對另一個年長些的警官交代一番,那個警官也領命跟過去。

李寶關上門,對王紹忠交了一些底。幾分鐘后,王紹忠心事重重的離開,李寶則是來到樓上另一個房間門外。

站在門外,李寶患得患失,鄭新凱被抓起來,如果王紹忠不掉鏈子,肯定夠他喝一壺。不過這個房間里的人是林若兮,前世可以算是一見鐘情的女人,該怎么面對她?

李寶記得,自己前世強制戒毒出來,鄭新凱的老子已經是明城市委書記,林若兮卻和鄭新凱結婚了。

盡管自己曾說是被鄭新凱引誘吸毒,是鄭新凱給自己提供毒品,但是沒有證據,鄭新凱仍然很逍遙,而且娶了自己喜歡的女人。

自己想報復,卻沒有能力,后來再次陷入毒癮,徹底害了家人。雖然最終幡然悔悟,從毒魔的束縛中掙扎出來,不過為時已晚,自己已經家破人亡。

爸爸含恨而逝,媽媽也隨他而去,自己掙扎了十來年,可算一事無成。在拆遷辦當過編外職工,在派出所當過協警,最后在城管局好不容易弄到事業編制的時候,被一個爆炸的煤氣罐終結了失敗的一生。

這一切的罪魁禍是鄭新凱,自己的叛逆和意志不堅定也是主因之一。

不過這個房間里的林若兮,也在自己墜落深淵的過程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。

李寶想知道,當初所謂的**未遂,是不是林若兮參與設計的,她現在是否已經提前知情。有些細節,李寶想不大起來,不過那天自己肯定是中了鄭新凱的圈套,吸了他提供的加料雪茄。那種東西,和自己之前吸的不同。

或許在迷幻中,自己真的試圖**林若兮?

李寶記得最清楚的,是被突然闖進屋子的警察抓起來,還被扇了幾耳光,然后記憶才清晰起來。

那時鄭新凱指著自己怒斥,林若兮衣衫不整,憤恨的看著自己,一切都煞有其事。

李寶搖搖頭,深吸一口氣,按響門鈴。

不管怎么說,這一切都該有個了解,自己不能帶著心結開始新的人生。畢竟,自己那時確實很喜歡林若兮。

“是你?”

房門打開,一個身材高挑的女郎出現在李寶的眼前,正是林若兮。李寶的心忍不住重重一跳,隨即涌出一絲隱痛。

林若兮長著一張瓜子臉,瑤鼻秀挺,肌膚白皙細嫩,留著一頭**浪長,非常漂亮,只是表情很冷,讓人覺得難以接近。

她今天穿著束腰的白格子襯衫,扣子有一顆沒系,高聳的前胸將衣領撐的裂向兩邊,讓人有一探究竟的**。下身則是一條米色的小腳褲子,大腿修長筆直,腳下是一雙水晶高跟鞋,幾粒晶瑩的腳趾露在外面,涂著淡淡的紅色彩甲,引人心跳。

李寶不得不承認,從外表看來,林若兮是一個完美的女人,不僅漂亮,時尚,而且身材很好,曲線蕩漾,極其誘人。她是那種大美女,雖然和自己一樣是二十歲,卻帶有一種小女生不具備的成熟氣質,這點也很吸引自己。

只可惜,她不屬于自己,而且對自己不屑一顧。

李寶咬著牙,她憑什么?

“你來干什么,你怎么知道我住這里?”林若兮皺著眉頭,聲音清脆悅耳,不過檀口中吐出的話,卻錐刺著李寶的心靈。

林若兮說著就要關門,李寶深吸一口氣,伸手擋住,不由分說的將門推開。前世自己雖然纏著林若兮,但是一直謹小慎微,很怕惹她不高興。

不過現在,一個女人,怎么能讓自己望而卻步!

李寶擠進房門,眼看著撞在林若兮的身上,林若兮眼中閃過厭惡的目光,趕緊躲向一邊。即便這樣,李寶仍然和她蹭了一下,擦肩而過。

柔軟的觸感,無法讓李寶心里產生絲毫蕩漾,他面無表情的說道:“我找你有事?!?/p>

林若兮呵斥的話到了嗓子邊,聞聽咽了回去,李寶的表現,讓她有些意外。換做以前,只要她皺皺眉頭,李寶就會開始賠笑。讓他滾蛋,他就會笑嘻嘻的說我滾,然后消失不見。

可是今天,李寶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,顯得從容不迫。

“什么事,我現在很忙,沒時間?!绷秩糍饫渲樥f道,“是不是鄭新凱告訴你我住在這里?”

李寶冷笑一聲:“你不是在等我來么?怎么,我來了你不高興?”

“你在說什么,我怎么會等你?”林若兮的眉頭皺的更深,聲音高了起來。

李寶只覺得心中充滿了憤怒,大聲道:“我現在來了,你干嘛不脫衣服?把衣服撕破,弄的更像一些。我坐在這里不動,等著你信號喊人?!?/p>

李寶一**坐在沙上,冷冷的看著林若兮。

“你腦子有毛病是吧,給我出去?!绷秩糍庖荒樀膮拹?,雖然生氣,聲音依舊很好聽,她指著房門斥道:“沒想到你這么齷齪,你把我當什么人了!”

李寶這時冷靜了一些,難不成林若兮真的沒有參與誣陷自己**?看她的反應,不像是心里有鬼的樣子。

那么,是自己吸毒致幻,真的企圖對她不利?

不對,李寶很清楚自己當時的性格,當初自己真的很喜歡林若兮,從來不曾產生過對她不利的想法。就算吸毒致幻,也不大可能會做什么。人的行為,會受潛意識影響,但自己根本不曾想過那些,簡直把她當做女神一樣對待,怎么會試圖**她呢?

可惜,后面的真相到底如何,永遠都無法檢驗了。另一個真相,會永遠的橫亙在自己心里。前世林若兮告自己意圖**她,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一道傷疤,使得自己自暴自棄,也導致爸爸政途失意,這個結,再也無法解開。

李寶再也找不到當初喜歡林若兮的感覺,只剩下隱隱的心痛,讓他憤懣的想要打人。

“我不管你和鄭新凱是什么關系,鄭新凱的狐朋狗友太多了,總之你以后不要再來騷擾我。鄭新凱沒告訴過你吧,我是他的未婚妻,我們兩家有婚約?!?/p>

林若兮聲色俱厲的呵斥,讓李寶的腦袋轟的一聲。

李寶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個消息,險些讓他吐血。鄭新凱有時會拿林若兮開自己的玩笑,甚至說些葷話,沒想到林若兮是他的未婚妻。

李寶覺得嘴里澀,艱難的說道:“你,你和鄭新凱有婚約?”

“對,是我爸爸和他爸爸去年定的,今年年底就會結婚?!绷秩糍夂敛贿t疑的說道。

李寶失魂落魄的離開林若兮的房間,即便決定斬斷情根,他依然被剛剛得到的消息雷得暈頭轉向。

原來當年自己喜歡的女人,是別人的未婚妻,可笑她的未婚夫,還在幫自己出主意追她。后來他們結婚,自己還以為是之后處在一起的。

“鄭新凱,**”李寶咬牙切齒,怒氣勃,不過一時間找不到恰當的臟話來罵鄭新凱。

這個人簡直要用壞到極品來形容。

李寶在路邊狠狠的踹了一顆大樹幾腳,然后騎上摩托車,飛馳到南城分局,找到王紹忠。

“李少,我向李秘書長匯報了?!蓖踅B忠把李寶拉到一邊,這么大的事,他不敢對李長河隱瞞。

“我爸怎么說?”李寶問道。

王紹忠說道:“李秘書長很生氣?!?/p>

“不生氣才怪了?!崩顚氞止镜?。

現在李寶已經從先前的驚怒中走了出來,畢竟,林若兮對他來說只是前塵往事。雖然沒能證明林若兮意圖陷害自己,但前世留在心中的刺也無法消除。更主要的是,李寶不想用熱臉去貼冷**,他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要去做。

林若兮,只是一個已經過去的符號。

“滴滴滴?!崩顚毜膫骱魴C響了。

李寶一看,是他的爸爸李長河在呼他。

“王局長,電話借我?!?/p>

王紹忠趕緊把大哥大遞給李寶,因為工作性質的關系,他配了移動電話。

“喂,爸,你找我啊?!崩顚毚蛲ɡ铋L河的電話。

“你現在馬上給我回家!”電話里傳出李長河的聲音,語聲低沉,隱隱透著焦急之意。

“我等下就回去?!崩顚氄f道。

“立刻,馬上?!崩铋L河怕李寶?;^,加重語氣,再次強調。

“ok,ok,我知道啦?!崩顚氂行╊^疼,剛蘇醒時,聽到爸爸那久違的聲音,自己激動的直掉淚。一天過去,卻記起來,爸爸不僅是心中的大山,還是頭頂的的大山。

掛了電話,李寶問王紹忠:“王局長,我之前跟你說了,我爸可能去明城當市委書記。明城市長鄭文強為了自己上位,使出這么下三濫的手段,企圖讓他的兒子謀害我,借以打擊我爸。是可忍孰不可忍,省委不會讓鄭文強得逞?!?/p>

“太過分了?!蓖踅B忠連連點頭,官場上的爭斗,謀陷對手家人,而且這么下作,是一種忌諱。

“如果我爸去明城,到那邊肯定需要一些得力的人手幫忙展開工作。王局長在南城分局工作多年,是公安系統的一把好手啊?!崩顚氁庥兴傅恼f道。

王紹忠簡直對李寶刮目相看,在他的印象里,李寶是個沒什么大能耐沒什么大膽量的小紈绔,就算闖禍,也闖不出上檔次的禍。

沒想到今天,氣宇格局判若兩人,這也讓王紹忠不敢隨意搪塞。畢竟人家的父親是省委副秘書長,家學淵源,保不準突然開竅了?;蛘?,以前就是在藏拙。

李寶的話,讓王紹忠很心動,他現在的級別是副處級,不過在南城分局升不上去了。如果李副秘書長真能出任明城市委書記,自己跟過去,將是另一番局面。

不過很顯然,怎么處置明城市長鄭文強的兒子,是非常重要的一環,關乎李副秘書長和鄭市長的競爭。

富貴險中求,王紹忠的心中有了決定,說道:“李少放心,我明白。李秘書長對我很照顧,我不會辜負他的栽培?!?/p>

李寶滿意的點點頭,王紹忠還算識相。

王紹忠壓低聲音,又道:“不過,鄭新凱攀咬你吸毒,說毒品是你的。我知道這種犯罪分子的心理,想要拉人墊背,他打錯了主意?!?/p>

李寶一驚,琢磨片刻,自己現在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了。就算前些天在鄭新凱的引誘下吸過,但現在自己沒有絲毫毒癮的癥狀,應該也成了過去式。

于是說道:“吸不吸毒,驗一下不就知道了嘛。鄭新凱這個狗東西,到現在還賊心不死。王局長,局里應該有技術手段可以驗證一個人是不是吸毒吧?”

“有有有,我就知道,李少肯定不會沾這個。毒品可千萬不能砰,沾上就毀了。戒毒所那些人你沒看到,為了得到毒品,把他媽賣了他都愿意?!?/p>

王紹忠一直在觀察李寶,他也不確定李寶是不是鄭新凱說的那樣。見到李寶如此反應,他才松了口氣。不過他還是提醒了李寶一下,擔心李寶好奇去嘗試,畢竟李寶以前是個小紈绔,看起來很叛逆。

李寶哪會不知道,前世他就曾兩次進戒毒所。想到那時的遭遇,他更恨鄭新凱。

跟王紹忠去做了技術鑒定,又炮制了一份筆錄,說明鄭新凱試圖引誘自己吸毒的經過,李寶這才往家里趕。

臨走之前,叮囑王紹忠盡量延緩將鄭新凱被捕的消息透露出去,并且往深處挖掘,辦成鐵案,王紹忠應了下來,

回到家里,爸爸媽媽都在等他。

見李寶回來,陳明麗一把將他拉到身邊,上下檢查一遍,現沒事,這才放心。

陳明麗咬著嘴唇,假意生氣的在李寶身上輕輕拍了一巴掌,虎著臉說道:“怎么和毒販子搞到一起去了,不知道危險???”

“媽,我這不是沒事么?!崩顚毿χf道。

“還笑!”陳明麗輕斥。

李寶不住的堆笑,他知道媽媽最寵自己,媽媽不會真的生氣,只是擔心。

陳明麗果然不舍得責怪他,在他的臉上捏了捏:“以后不許了啊?!?/p>

“媽,我知道了,以后再也不會?!崩顚氌s緊保證。

“還是我兒子乖?!标惷鼷惱顚氉谏成?。

“他的話你也信?”李長河見妻子這么容易的被兒子蒙混過去,板著臉說道:“真是慈母多敗兒!”

李長河是國字臉,生就一副官樣,他這一作勢,看著很有威嚴。

陳明麗姿容秀美,儀態端莊。雖然在東北生活多年,遠離陳家,不再大富大貴,但是天生貴氣不減。

李寶綜合了父母二人的優秀基因,盡管單薄了些,但是頗為帥氣,棱角分明。特別是重生之后,氣質格外突出,面對嚴厲的父親,也是從容不迫。

“爸,士別三日,當刮目相待,你不能以老眼光看我啊?!崩顚毼Φ?。

陳明麗對兒子真是刮目相看了,以前他哪會這樣跟爸爸說話。

“老李,兒子懂事了,你不要無緣無故訓他。今天的事,一定是有原因的?!标惷鼷悓櫮绲娜嗳嗬顚毜念^。

接著對李寶說道:“小寶,說說是怎么回事。王紹忠打電話給你爸,然后你爸又打電話給我,媽都急壞了。早知道的話,那會兒看到你出去,就該把你攔下來?!?/p>

在李長河和陳明麗的注視下,李寶將經過講了一遍,不過隱去了自己曾經嘗試吸毒的事實。等王紹忠那邊的檢驗結果出來,自然會證明自己清清白白。

任何人看到自己現在活蹦亂跳的樣子,都無法懷疑自己是吸毒分子。

聽過之后,陳明麗生氣了,不是對李寶,而是因為鄭新凱要害自己的兒子。

“老李,有人要害你兒子,你不能不聲不響啊?!标惷鼷悓⒚^指向李長河。

李長河也生氣,這次罕見的不是生李寶的氣。在王紹忠向他匯報之后,他就理清了脈絡,得出一個結論。鄭文強將黑手伸到自己兒子的身上,使出了下三濫的手段。

明城市委書記因病不能工作,省委考察新書記人選,自己和鄭文強的呼聲都比較高。鄭文強的優勢是熟悉明城工作,而且省委有人支持。不過自己在省委也有人支持,當年在京城讀大學時的副校長簡正清,現任遼東省委副書記。以前在學校就曾和簡正清打過交道,在遼東省重遇,他很照顧自己。能有今天的職務,從他那里得到的助益頗多。

正??磥?,自己在省委的支持更強一些,因為簡書記分管黨務,在人事上的言權很重。不過鄭文強也不是沒機會,一切要看省委領導最終協調結果,畢竟簡書記上面還有一二把手呢。不過對于自己來說,最差的情況也能趁機動一動。就算當不上市委書記,擔任市長,也是重用。

當然,能當市委書記最好,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。省委副秘書長,在省委機關再往上升,道路有些窄。

可是沒想到,鄭文強竟然如此下作。

“你管好兒子就得了,其它的不用你操心?!崩铋L河說道,他的心中已經做出決定。就如妻子所說,不能不聲不響。

當年陳明麗很艱難的生下李寶,李寶在幾個月的時候,險些被陳家逼著打掉。兒子可以說是李長河理想的延續,如果自己的理想實現不了,那就讓兒子繼續努力??上Ю顚氉屗?,總是和他對著干,而且不學無術,喜歡耍小聰明,難成大器。

即便這樣,兒子也是李長河生命中的一半,訓斥李寶,只是恨鐵不成鋼。實際上,他對兒子的愛,不比陳明麗少。

安排李寶參加選調去農村工作,是想剎剎他的性子,看看能不能摔打出來,為此費了不少口舌才說服陳明麗同意。結果選調生培訓結束,李寶卻不想去,氣急之下,才踢他一腳,沒想到險些出事,李寶暈了好幾天,被陳明麗埋怨的抬不起頭。

不過李寶蘇醒之后,好像變了一些,李長河不太確定,但心中隱隱期望,兒子真的像妻子說的那樣懂事了。

陳明麗很了解丈夫,點點頭,說道:“誰想害我兒子,我可不干?!?/p>

李寶老老實實的坐在媽媽身邊,心中琢磨起來。他不知道鄭新凱的所作所為,有沒有鄭文強授意的成分在內。不過事實擺在任何人面前,鄭文強恐怕都難逃嫌疑。即便抓不住他的把柄,也會給省委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爸爸勝出的機會,又多了不少,至少鄭文強已經不成威脅。

前世鄭文強干了一屆多市委書記,后來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被查處,鄭新凱也被判刑入獄,自己因為和鄭新凱有仇,一直關注著他,才知道這些。不過那時爸爸媽媽都不在了,自己和陳家基本上沒有聯系,消息渠道很少,知道的也不多,不清楚具體原因。

現在么,自己等不了那么久,至少鄭新凱要得到應有的懲罰。當然,如果爸爸采取行動,加把力,效果會更好。

看爸爸的樣子,估計不會坐視。

果然,李長河待了一會兒,在陳明麗不斷叮囑李寶時,站起身:“我出去一下,晚飯你們娘倆吃吧,不用等我?!?/p>

晚上,李寶在家沒有出去,整理前世的記憶,勾畫自己的未來。

一天之后,李寶得知,公安局通過對鄭新凱大學同學的走訪,挖掘出一個信息。鄭新凱的同學中,曾經有一個女生吸食過量毒品猝死,警方鎖定到鄭新凱身上,懷疑和他有關。另外警方找到了鄭新凱在長寧市的出租房,從中搜出大量毒品。

在證據面前,鄭新凱承受不住壓力,招供了。警方根據鄭新凱的口供,挖出一個毒品網絡,省廳督辦,重拳出擊,一舉將其摧毀。

而明城市長鄭文強,在省委找他談話時,才得知兒子被捕的消息,可惜為時已晚。他本以為是明城市委書記定下來了,省委決定讓他接任,沒想到等來的是省委的誡勉談話。

鄭新凱口風很嚴,只有充足的證據才能讓他承認,一直沒有牽扯到鄭文強身上。抓不住鄭文強的把柄,只能說他教子不嚴。

不過一個可能的嫌疑,足以讓省委對鄭文強產生看法,若不是有人支持他,這次就會被調離市長崗位。

塵埃落定,省委決定李長河任明城市委書記,擇日上任。

幾家歡樂幾家愁,鄭文強成為失意之人,還挨了一個口頭警告。而等待鄭新凱的,則是漫長的牢獄之災。

這時,李寶已經孤身趕往平安鄉。

小說《重生風云際》 第一章 先下手為強 試讀結束。

免費章節在線閱讀

  • 第二章 巨大反差
  • 第一章 先下手為強
  • 第八章 惡人先告狀
  • 第六章 重逢不是偶遇
  • 第七章 冤家對頭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黑龙江36选7风采走势图